love216

從二次元的小腐女到三次元的歐美圈,兩者有着微妙的分別。而我覺得兩者都是那麼美好w喜歡那個人物就會愛屋及烏,即是那個人本身和其CP。我會為了他愛上整個世界又或者放棄整個宇宙,都可以。我真是超級中二orz

無題【數字松】

*一松視覺,有OOC及妄想注意。

*數字松

*文筆爛,文法語句不通和錯字請見諒

*第一次寫同人文

*有虐,自殘梗,HE

 

冷冽的寒風無情地吹拂着,因此街道上只有寥寥無幾的行人。然而,我們家吵鬧的氣氛卻沒有被冷風影響,我一如既往的坐在房間的角落去觀察我的兄弟,他們出奇的不是各自各做自己的事情,而是圍在一起去看相簿。

「這個是トド松吧?哈哈,為什麼手拿着雞腿,卻在吃自己的腳趾?哈哈哈」發出這樣爽朗的笑聲一定是おそ松吧,我玩着逗貓棒並看了他們一眼。

「おそ松哥哥,我記得你在小學的時候還會尿床。」トド松忍不住反擊了おそ松。

「是嗎?我不記得了~」おそ松並沒有在意這件事,只是繼續翻相簿。「咦?這個是一松…?」おそ松發出這個疑問後,另外四個松也朝相簿看。

「…這不是吧?笑得這麼燦爛,是十四松哥哥吧?」トド松有點困惑。

「不是,十四松只有一條呆毛啊!這個應該是一松。」チョロ松憑着呆毛來證明這個是我會不會有點奇怪啊?他們說的應該是以前的「我」,我眼神一沉,不想再想起「那件事」了。

「…」看得出我神情的十四松什麼也不說,直接把相簿合上,「吶~我們也是時候去浴堂了吧?」

 

 

 

十四松是唯一在其他兄弟裡知道「那年事」的人,傻笑搞怪並不是因為十四從出生開始就是這樣,而是因為十四松想要代替失去笑容的我展露微笑,也只是想喚起我的笑容。

那年,我剛上初中,從出生就不擅長交際的我不懂得和旁人打交道,別人問話我總是不能好好回答,偏要說出一些討人厭的話,這些詞語令到班上的同學漸漸的厭惡我,不去接觸我,甚至是…欺凌我。那時的我沒有和其他兄弟同班,所以他們不知道我所發生的事,我也不想去麻煩他們,所以沒有去找他們幫助,只是默默的承受自己的惡果。

每天都被人駡噁心、垃圾之類的,而且常常都不見書包或其他物品,被打什麼的當然不會少,我被同學威脅不能說出去,如果被人知道就會去我其他兄弟報復,所以我不能說。那段時間的我精神狀態簡直是接近崩潰。

「我是個廢物,我是個不可燃的垃圾,我是……嗚。」我拿着美工刀瘋狂的在手上劃出深淺不一的傷口,鮮紅色的血從傷口不斷的湧出,我望着鮮血流到地上,壓抑了很久的眼淚隨着血液而釋放出來。我就是用自殘的方式去解放自己的壓力。



 

「一松哥哥?」十四松就在我自殘的時候走進了房間,我沒有做任何的反應,就是靜靜的看着十四松。

「咦?一…一松哥哥,血…!」十四松着急地走了過來,原本想拿起我的手去看,可是他完全不知道怎樣才能拿起沒有一個位置是沒有傷痕的手。

「誒…一松哥哥你怎麼了?為什麼都是傷?」十四松以哭腔來問我,我只是搖搖頭並沒有解答十四松。

「一松哥哥你是自殘的吧?」十四松看到我手上的美工刀和地上的血跡而推斷出來的。我依舊沒有回答,應該是說覺得無所謂吧?我只是一個不可燃的垃圾,我根本不值得別人的關心,所以啊,十四松你就別理我好了,我緩緩的站起來,卻發現有點暈眩,啊啊!是失血有點多呢,可能是最近劃了很多次吧,那麼最近稍微要忍耐一下呢。十四松看到我就來暈倒的樣子就下意識的伸手扶着我,接觸到手上的傷口引起一陣痛楚,不對,我對這種痛楚根本就不痛,因為廢物不配有感覺。

「對不起,弄痛了你嗎?一松哥哥。」十四松先是以擔憂的表情望向我,繼而是一陣的驚訝,再來是帶着一絲怒氣。「為什麼…?一松哥哥還要笑?這…根本不是笑容啊,這不是開心的表情。」笑?我嗎?我那有笑…十四松你還是不要理我這個垃圾算了吧。

啪——

臉上傳來一陣的火辣感,我有點訝異望着十四松,後者淚如雨下的抱着我。「一松哥哥,沒事的、沒事的,有什麼問題也可以跟我說,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,相信我。」為什麼還要去理會我?為什麼不去放棄我?為什麼要走進我好不容易冰封了的心?這樣我會感到痛苦,這樣我就無法去抗衡他們的凌辱了。

十四松不斷的輕掃我的背,不斷說着沒事了,有他在。

「嗚…」我終於無法抑制我的眼淚,放聲哭了出來,這是我人生中哭得最長最舒服的一次。我一五一十的把所有事都告訴了十四松,他一直很留心的聽我哭訴,就像深怕我下一刻就不會再告訴他一樣。十四松聽了整件事之後,我隱約看到十四松的臉色很黑暗。

「十四松…?」我不禁有點擔心自己會害了十四松。

「一松哥哥,沒事了,我會幫你解決的。」我聽着十四松的安慰,慢慢的進入夢鄉,可能是因為自己哭得太累,也可能是把一直的壓力告訴了別人,所以我這一覺睡得特別甜特別好。

次日,我起床的時候看見十四松的位置空空如也,難道是…?我用盡畢生的力量,全力的衝去學校。「呼呼…」我到了學校便聽到一陣的打鬥聲,我找到了十四松,他拿着沾了血的球棒,欺凌者躺在地上。

「一松哥哥,沒事了喔~」十四松開口大笑並看着我說。

真是個傻瓜。「…謝謝。」我微微說道。




事件終於告一段落,他們因為欺凌我所以也沒有和老師說什麼。可是,我患上了社交恐懼症,我無法再對別人坦開心胸,我比以前更加封閉自己,而且更加負面,很害怕別人傷害自己,所以我像一隻刺蝟,帶着刺去和別人相處,稍有些問題就會刺痛別人。除了十四松之外,只有在十四松面前我才能放下這些傷人的「刺」,才能做真正的自己。

我失去了快樂,他代替我微笑。他守護了我這人卑微的笑容,我也只會對他一人展現微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看一次感覺有點奇怪Orz

希望大家喜歡吧😭😭

確認了第三部電影《移動迷宮:死亡解藥》上映日期是2018/01/12呀
推遲了大概一年左右,有點傷心😰😰不過亦感恩Dylan沒事,希望餘下的拍攝時間,各位演員都是平平安安😣😣不要再有意外。

【Minewt】The Scientist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797193/

這是我第一次剪片呀,請多包涵><

第一次獻給Minewt,說真的很開心ww

食用內容先介紹一下w

分了兩個部分,黑白鏡頭為Newt的視角,然後彩色為Minho視角,這是一部BE的故事w

歌詞的中字我用了好幾個翻譯來寫成的,因為這首歌原來就有點難解讀,翻譯也有好幾個版本,所以有些我只按照着移動迷宮的視角出發。可能不合英字意思。

然後希望大家會enjoy這影片><

(ps:終於可以為Minewt獻上一個標簽lol)